将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改变中国经济的微观基础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的“2019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于12月16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出席并演讲。  刘俏认为,我国经济发展主要依靠三个推动力量:资本、劳动力、全要素生产率。资本方面,在过去二十年,我国通过固定资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通过土地,房地产的发展,为经济提供了大量的抵押品,社会信用急剧扩张,为经济建设提供了大量的资本来源。  刘俏特别强调,中国经济能保持四十年的高速增长,是因为在全要素生产率方面,我国取得了非常惊人的表现。  上述三个推动力解释了中国经济的过去,那么在经济转型,特别是“三期叠加”时期,未来的中国经济发展靠什么?刘俏认为,答案就在企业家精神。“中国人只要能找到正确的问题,我们一贯有实事求是的精神,把这种精神和态度发挥出来,我觉得我们是有可能会破解这个话题”。  他提出了几个利好因素:  第一,再工业化的可能性。在刘俏看来,再工业化是中国特有的,“互联网的上半场,中国有大量的应用场景,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加上一些应用科技的发展,为AI、大数据、5G驱动的对产业的变迁,对产业的变革,带来很多可能性,那么中国的产业面临着数字化转型的契机,这本身可能会带来一个全要素生产率巨大提升的可能性”。  而美国为什么没有这一现象呢?刘俏直言,美国没有如此多的应用场景,而中国的体量、市场规模,过去十几年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数据,还有应用技能的累积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是中国独一无二的优势。  第二,新基建概念的提出。刘俏分析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很多基建方面的论述,背后隐含了新基建的概念,未来跟再工业化相匹配的基础设施方面还有很大的投资空间。“像5G、云计算、物联网,包括未来的量子计算等高科技领域需要大量的投资,会带来空间。同时在满足民生方面还有很多空间可以提升,比如像旧城改造,未来租赁住房的发展等等,这一切还能形成未来全要素生产率提升的动能”。  此外,我国还需要发展自己的支撑性的大国工业,还能带来全要素生产率提升的可能性。  第三,通过进一步改革开放,深化改革,来释放出活力,能够让资源配置的效率进一步提高。  “这些利好合在一起之后,我个人感觉中国是有可能创造出一个在高速增长阶段结束,在工业化进程几乎可以说是结束之后,还能保持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速度奇迹,这将会是中国第二个经济奇迹”,刘俏称。  此外,刘俏分析称,虽然中国人口正在老龄化,人口红利在慢慢消失,但预计到2035年,90后大致还有5亿多、逼近6个亿,比整个欧盟的人口总数还要多。到2035年,中国仍然有将近5个多亿的90后,45岁以下的年轻人群体,其中一半人口完成了高等教育,拥有大专以上的文化程度。这个群体本身的消费需求、价值理念、精神状态将会决定很多产业的变迁。  据刘俏测算,到2035年,中国人均GDP可能达到3.5万国际元,达到韩国现在的水平,日本2004年的水平,“消费能力应该是很强大,他们对医疗健康的消费,对很多东西的消费会提升”。  此外,到2035年,我国国民储蓄率将会下降,居民消费将从现在的38%、39%,提升20个百分点,到58%、59%,大概会达到美国或者日本现在的水平——整个消费中,60%以上来自于服务消费,这一切对未来的经济增长动能,对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会带来不同的驱动力。  刘俏以十年为一个周期,观察上市公司的结构变化,他介绍称,最近的头部上市公司基本上都是以提供生产要素为主的机构,比如金融机构或者能源企业。但再过十年,到2027年,中国企业排行榜上,新能源,高端制造业,甚至包括服务业中,很多头部企业有可能会崛起。  “这些企业合在一起之后,将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改变中国经济的微观基础,最终使得我们能够实现高质量的发展,在2035年初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刘俏表示,“这一切可能性都孕育在现在,我们采取什么样的举措,以更大胆的方式,更彻底的改革开放,来捕捉这些机会,这是未来我们选择结果或者预测结果最好的这样一个路径”。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