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以来被淘集集平台拖欠了总共143万的货款

id=”endText” style=”border-top:1px solid #ddd;”>
(原标题:淘集集破产商家自述:三年电商“有车有房” 一朝入坑“全被骗光”)
“我们这里的一个商家被逼跳楼了,工厂催着要货款、快递公司要钱、纸箱厂也要钱……”,一名来自重庆的淘集集商户陈伟(化名)告诉时间财经。所幸这名想要跳楼的商家被警察拦了下来,实际上,他不是第一个被逼轻生的淘集集商家。今年10月,淘集集货款危机第一次爆发时就有媒体报道称,有维权商家要从淘集集办公楼跳下去。让危机再次升级的是一纸公告。12月9日凌晨,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在微博发布公开信,宣称淘集集重组失败,并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张正平还称,重组失败是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吃第一波红利王远(化名)是来自河南的一名淘集集商户,原本在线下做五金生意。王远告诉时间财经:“此前每次出去给4S店送货都要四五天,今年家里有了小孩,我就想开个网店,多陪陪孩子。”王远之前没做过网店,他的首选是拼多多,但拼多多上同类商家很多,其商铺业绩平平。之后,王远在快手上看到了淘集集邀请商家入驻的广告,发现五金类商户较少,他觉得这是个机会。淘集集于2018年8月正式上线,和拼多多类似,这款社交电商App也是通过拼团和砍价的方式迅速扩增用户规模。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报告,到今年6月,上线仅9个月的淘集集已经积累了4000万用户,其与拼多多用户的重合度也高达55%。一个“电商新贵”冉冉升起后,不少商户从中看到机会,来自湖南的张齐(化名)也是其中一员。他对时间财经表示,自己做了三年电商,做过淘宝、拼多多、蘑菇街,期间也挣了百八十万,买了车、买了房。张齐说,“去年8月平台上线的时候我就入驻了,也是第一批入驻的商家。我之前做拼多多的时候就知道,新平台上线第一波红利非常好”。看到商机的张齐决定全力以赴,他拉来自己的两个姐姐,姐弟三人共拿出130万元本金,同时又向银行和亲戚朋友借了数十万。张齐告诉时间财经,刚开始的时候流量和生意还不错,他也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淘集集之上,一个月的流水平均能有30万。河南商家王远也是如此,流水少的时候有6万,最多的时候能达到15万,但也并非全无隐忧。第一是“压得“过低的价格。淘集集一直在主打比拼多多更加“下沉”的市场,张齐告诉时间财经:“淘集集平台利润不高,一直要商家的价格比拼多多都要低”。王远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表示自己每次在淘集集上线的商品,利润压得特别低,都是“全网最低”的价格。第二是一拖再拖的货期。张齐告诉时间财经:“刚开始入驻的时候淘集集货款结算还算正常,T+15天左右就到账了,春节期间拖到T+30,以为是假期的缘故没有太在意。过完年做的时候就发现淘集集货款结算已经调整到T+45。虽然有点难熬,但最后提现到账也就认了。官方客服也一直在说,提现渠道更新以后会和业界时间一样。”对于淘集集老是不入账,缺乏电商经验的王远以为所有平台都是这样,就没有太在意,而张齐的姐姐虽然有过忧虑,但“经验丰富”的弟弟告诉她不用在意,所以也没有深究。现在看来,这些似乎都是淘集集“资金吃紧”的信号。根据天眼查,淘集集曾在2018年10月完成4200万美元A轮融资。而根据淘集集运营方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披露的《欢兽实业:债权转股权协议》显示,今年6月,淘集集曾尝试启动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但最终钱没有到账。在此背景下,淘集集却加快了“烧钱”的步伐。根据《财经》报道,截止2019年10月,淘集集今年的亏损已达12亿,其中上半年6亿,同时亏损还在以每月2亿的速度增加。事不过三张齐告诉时间财经,他曾经三次对淘集集产生怀疑,却三次选择了相信平台。第一次是在今年8月,张齐向时间财经展示了一张淘集集当时的公告,称提现渠道系统要升级,要把商户7月10日之前提现没有到账的货款回滚至可提现余额,一直要到9月升级完毕才会恢复。来自:时间财经在这之后,直到今年10月商户们再也没收到提现的货款。张齐和平台客服核实,客服总是同样的话术——“会尽快同意打款,打款具体时间不透露”。这让商户们起了疑心,张齐表示,9月份的时候qq群有传闻身边的朋友开始前往淘集集上海总部讨要货款,他们和平台客服核实,对方只是回复没有此事。淘集集官方微博10月1日也公告辟谣,说有人恶意煽动部分商家来平台闹事,已经报警。“我们又相信了平台,结果到10月15日,淘集集官方微博发布了CEO张正平的道歉信。信中说公司现有资金无法支付我们商家的货款“,张齐说瞬间商家们就“炸了”,他也第一次踏上去上海讨要“货款”和“说法”的道路。“到了上海,我们在淘集集租下的接待层待了3天,发现前来讨要货款的商家非常多,多的欠了上千万,少的十多万。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我们见到了张正平,40多分钟的交谈,张正平口头承诺会在11月15日,最迟11月底完成并购重组,并要我们签署债务重组协议”,张齐说。随后,张齐向时间财经出示了盖有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公章的债务重组协议。协议称,淘集集会在收到“上市公司收购货款”15个工作日内偿付商家20%的货款,并在估值达到15亿时再支付10%,余下的70%将在上市或估值达到20亿美元时支付。协议还约定,10月8日之后的交易货款结算调整到T+5,同时张齐告诉时间财经,淘集集明确表示会优先打款签署协议的商家。张齐说,“看到很多商家都陆陆续续签署协议,想到自己的货款不签就没有,签了还有希望拿到20%,只能被迫继续相信淘集集。”至于为什么在被“坑了”的情况下还愿意继续发货,张齐告诉时间财经,11月、12月份是一年中网店生意最好的时候,后面的货款能按时回,商家多多少少能赚回一点。这之后事情似乎回到了正轨,张齐告诉时间财经,签署协议的商家,后面经营的货款都是T+5结算到账。而之前的货款除了支付宝的没有打款外,微信囤积的货款都已经结算到账。然后好景不长,张齐告诉时间财经:“到了11月底,淘集集兑现自己“重组”承诺的时候,货款又开始延期了,后台提现到账结算时间止于11月21日提交的提现申请。”“这时过往经验告诉我,平台要出大事了。11月底,我第二次前往淘集集上海总部,可是换来的解释是12月3日平台已经和投资方签署了投资意向书,已经进入打款阶段,要我们回去等合同的20%货款,我们又信了,因为已经走到这个节骨眼,只能选择继续相信平台,结果,事实是淘集集再一次的耍了我们商家。”说到这里,张齐看上去非常愤怒。来自:时间财经张齐向时间财经展示了一张疑似张正平和商户代表12月3日前后在QQ群中的沟通记录,张正平的说法与今天的公告基本一致。淘集集和投资方B签了协议,后者拿走了公章和银行秘钥,但在商户要求出具证据时,他表示:“以上所述实属,不需要提供证据。”来自:淘集集微博根据12月9日的公告,投资人B本来承诺在11月29日打过桥款,但在11月28日其实控的某广告代理公司申请保全、冻结公司支付宝账号。而淘集集在过去的一周,多次与投资人B沟通,后者每次都表示无法打款。对于支付宝账号冻结的问题,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告诉时间财经:“签署投资协议后取走公章和银行密钥,这可能是双方在投资协议中的约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债权人在诉前或诉讼过程中有权申请人民法院保全及冻结债务人的财产,其中包括支付宝账户。”接下来,张正平没有给商家第四次相信他的机会。发了一纸公司破产的公告后,根据央视报道,淘集集总部已是人去楼空,张正平也去向成谜。张齐告诉时间财经,商家维权群里有人说,“10月初以后见过张正平两次,都在飞机上,带着他的小模特,一次在头等舱,一次在东航休息室。”时间财经联系淘集集方面希望采访张正平本人,公关表示张已经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甚至她也不知道张在哪,只能通过手机联系。过好这个年张齐告诉时间财经,今年8月以来被淘集集平台拖欠了总共143万的货款,这些钱一半是自己的积蓄,此外还欠了70多万的外债。张齐说,“跟我同样遭遇的商家不在少数,2千人的维权QQ群就有3、4个,身边朋友、亲戚同学和同行也有3、40人。被拖欠的货款少则十几万,多则上千万,群里有人统计说拖欠的货款总额超过10亿。”张齐的姐姐告诉时间财经,在朋友眼中,做网店挣了钱的张齐很“牛”,因此身边不少亲戚、朋友都向他学习做电商,张齐也是知无不言,不收一分钱教大家怎么操作。她告诉时间财经,“入坑”淘集集赔了钱的朋友们没有怪他们,但他们姐弟三人依然很愧疚。张齐的姐姐说他们想要维权,但也感觉维权无门,“我们现在都蒙了,不知道怎么办了,上海有维权的兄弟说,现在商家真的好无助,昨天还有商家被打了,隔着屏幕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我们之前也是普通老百姓,只懂做生意,怎么把价格做到最低,多爆一点单,多做一点流量,多让顾客回购。现在却要研究法律,天天研究怎么维权。”张齐也咨询了一些律师,得知想要回属于自己的货款希望很渺茫,他的姐姐告诉时间财经,他们准备在本地联合起诉,“不试一下也太不甘心了,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能拿回一点损失。而很多人气愤的是,我们都这么惨了,张正平总不能过得这么潇洒吧?”看到12月9日的公告,张齐表达了和很多商家一样的质疑:“是不是所有的电商平台,都可以这样私自动用我们的商家的保证金和交易货款?破产清算是不是不用给我们商家货款结算一个说法,就这样没有了吗?这样不犯法吗?合法合理吗?”对此,张越律师告诉时间财经,这更多是一个商业运作的问题,通常电商平台都有收款和付款之间的帐期差异,平台通常会在帐期差异期间灵活使用资金,这种资金使用行为很难说是挪用或者私自动用,从法律层面上来说仅仅就是商家对平台享有的债权。相比张齐姐弟三人,平台拖欠王远的货款少一点,但情况似乎更加糟糕。他告诉时间财经:“最后一笔货款是11月28日收到的,现在平台上还压着13万,现在我还欠着供应商和银行20多万。”王远说:“我之前没有一点怀疑,所有的货都在发,直到最近两三天才停掉。今天接到通知说平台12号整体下架。我一直在想,我的货款即使不要,有一个平台能接手淘集集接着运营,能让我活下去,能让我过这个年也好。”王远告诉时间财经,“我也想过去上海维权,不少商家过去了发现公司没人,有的已经呆了两个月,还有人带着孩子去。我没有过去,在家里还要陪着小孩,钱也花完了,到那边几百块的车票钱也是问题。”对于接下来的打算,王远说先找个工地干干活,先把账都还了,还得挣点钱给孩子买奶粉。“我以后再也不碰网店了,互联网都已经崩溃掉了。”(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