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政策制定者还曾表示2019年可能会升息三次

资料图片:2015年9月,美联储总部。REUTERS/Kevin
Lamarque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暗示货币政策来到转折点。一名美联储官员上周五表示支持“近期”升息,但承认接下来的路径越来越不确定。  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在华盛顿一个有关金融稳定的活动上发表讲话时表示,经济形势总体上是积极的,但海外风险以及美国国内公司债市场的风险正在增加。她表示,顺风正在消退,因全球增长放缓、金融状况收紧且来自财政刺激的提振作用减弱。  “逐步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的做法让我们有时间在推进政策过程中评估政策的效果,这对我们很有帮助,”她告诉听众。“这种做法在短期内仍是合适的,尽管政策路径将越来越取决于前景如何演变。”  在其讲话不到一小时之后,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再次呼吁美联储暂停当前的加息周期,称联储政策可能已经在限制经济,并称通胀预期正在下降。  “我们的货币政策正处于转折点,”布拉德指出,明年他将成为美联储利率制定委员会有投票权的委员。他暗示,由于通胀受控且没有爆发高通胀的风险,投资者担心美联储的脚步已经走得过头了。  布拉德表示,市场近来的发展以及预期进一步升息意味着,美国公债市场收益率曲线这个月确有出现倒置的风险。当短券收益率高过长券收益率时,即收益率曲线倒置,从过去经验来看,这经常预示着经济将发生衰退。  交易员继续押注美联储12月会议将升息,而重要的是,此次会议还会公布明年和之后利率路径的新预测。  就在几个月前,美联储政策制定者还曾表示2019年可能会升息三次。  Cornerstone经济分析师Roberto
Perli周五在一份报告称,但随着近期数据显示房屋市场放缓,就业增长降温,以及通胀没有升至美联储2%目标上方的迹象,有许多“理由让他们暗示3月将暂停脚步。”  自从上个月中旬以来,美联储决策者就指出,需要重新考虑过去两年大部分时间里每个季度稳步升息的做法。  首先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告诉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柯普朗,在面临不确定性增加情况下,决策者可能需要“放慢脚步”,就像有人要摸索通过放满家具的黑暗房间一样。  鲍威尔在当月稍晚重覆了这个比喻,并指出利率仅“略低于”中性利率,这种说法促使市场大涨,因交易员认为这意味着未来升息次数减少。  之后,美联储11月会议记录显示,决策者们清楚他们准备放弃长期以来“进一步缓慢升息”的承诺。  柯普朗呼吁,对进一步升息保持“耐心”。  甚至连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也是如此。他深信需要渐进但稳步升息,他曾经派发印有“gradual”(渐进)一词的T恤。他在周四晚间表示,关税冲击企业信心,可能会放缓经济增长。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经就升息批评鲍威尔。周五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称,他预计12月之后美联储将按兵不动“相当一段时间”。  布雷纳德在评论中谨慎表示,利率政策可能朝任一方向变化。  美联储鹰派一直主张,金融稳定风险要求进一步升息以抑制冒险举措。  如果再加息一两次之后就暂停,届时利率最多在2.5%至2.75%之间,将使美联储降息以抵御未来衰退的政策空间变小,加大其工作难度。  鉴于失业率为3.7%,一些分析师认为,通胀面临上行压力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仍然认为美联储还有更多工作要做,”摩根大通分析师Michael
Feroli周五在一份报告中称。(完)  (来源:路透中文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