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制造业回归

原标题:打脸特朗普!美专家:制造业回归不会令美国“重新伟大”  俄媒称,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格雷戈里·霍夫曼的最新研究结果与美国经济学者根深蒂固的观点可谓大相径庭:在他看来,企业将产能转移至海外,会令国家财富出现增长;制造业若搬师回朝、吸引外国工人移民、刺激“民族工业”发展,反倒可能令福祉下降。在他看来,将产能转移到他国乃提升双方工人福利的共赢之举。  据俄罗斯《生意人报》7月16日报道,霍夫曼选取的研究课题,经济学者们自特朗普投入总统竞选之初便开始热议,即后者经济纲领的基础:通过刺激手段(主要是减税),促成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便逐步向中国、东南亚国家转移的产能回归。霍夫曼研究的特殊之处在于,借助先前未有之方法,将所有各方即企业主、雇佣工人、课税的政府、消费者之福祉,以及他们对两国经济的增长、对创新的影响,都纳入到一个动态模型当中。  霍夫曼提出的问题如下:在失业率较低的情形下,启动刺激手段,让制造业重返本土、引入劳工纾解人力短缺之困,这究竟是否合理?换言之,他所探讨的,其实是美国正在推行的“连厂带人”从亚洲迁回之政策的理性程度。  霍夫曼研究报告的预印本包含了以下令人震惊的结论:两个进程其实殊途不同归,引入移民只会导致国家GDP增速下滑、企业家及工人福祉下降。其实,多数经济学家在探讨全球劳动分工益处时,也得出过类似的结论,只是依据完全不同。至于鼓励移民的合理性,一直鲜有讨论,人们心照不宣地以为它能提高双方经济体的福祉,至少对经济实力更强者有益。  霍夫曼没有谈论跟移民进程相关的政治要素,他只是说,他的模型显示,鼓励移民仅仅对移民自身有利:这会拉低移民接纳国的经济增长率、企业主及工人的福利,也会导致移民来源国财富的下降。他还举出论据,驳斥有关制造业外迁属于“零和游戏”的普遍观点,而认为有关生产外流一定会导致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财富下降,这样的说法也许属于谬见。从他的计算中可以窥见,产能外迁,即发挥全球劳动分工中的“国家优势”,会迅速带来两个经济体财富的共同增长。而通过各类税收刺激,刺激制造业回归,这是不理性的。与之如出一辙的,还有试图对企业利用劳动分工优势在海外所获得的高额利润课税。>>就知道你“在看”]article_adlist–>

相关文章